婚姻中,你有孤独感吗-生生不息心理咨询

婚姻中,你有孤独感吗

首页    婚姻情感咨询    婚姻中,你有孤独感吗



01

在亲密关系里尝过孤独滋味的人,会问,为什么明明有伴侣,还会时常感到只身一人?


为什么表达了对亲密的需要,还是有空洞无法被填满?


为什么难以得到被关系包裹着的踏实感和归属感?


就像冬夜里,缺少一床温暖的棉被。


如果亲密关系是绵软且有力的怀抱,伴侣们就是渴望着被拥入怀抱的孩子。


亲密关系既能帮助伴侣们修复各自早年的伤痛,也能激活人们在生命早期被卡住的与关系有关的创伤。


是修复还是再创伤,要看婚姻是如何运转的。


大部分人在潜意识中都会把婚姻关系当做修复创伤的容器,让过去的创伤在现在的关系中呈现,等待被修复。


这种状态里,更多的是事与愿违。


就像婚姻中的孤独感,它并不是现在关系的产物,而是婴儿和母亲的关系在今天的重复。


当一个人越能在关系里,越不会感到孤独。


我们都知道,孤独是一种失去连接的状态。


如果婚姻关系变成了母婴共生的关系,就会引起强烈而高频的孤独感。

IMG_256




02



共生看起来是高浓度的在一起的关系状态。但共生的本质是,婴儿感到和妈妈是一体的,没有分化成两个独立的人。


关系的本质是我与你。


我能确认我是一个主体,也能把你视为一个不同于我的别人。


这样的两个人才能构建真实的关系。


我对你的爱和恨,就是对你的。而共生状态是,我把你当成我的一部分,我对你的爱恨,其实是对自己的。


弗洛伊德说,如果一个人能够将能量投注到别人身上,这就是一个有客体的心理状态。


如果一个人无法把能量投注到别人身上,就会撤回投注在自己身上,形成原始自恋。


有客体的心理状态,是和人能建立关系的核心。


而原始自恋,是无法和他人有关系,也就无法和他人有连接感。


婚姻中的共生状态,就是一方无法把另一方感知为不同于自己的别人。


最典型的表现是,强烈的需要伴侣符合自己的想象,不能容受差异。并且把自己的需求放在首位:

img2
你对我的重视,要让我感到被重视。

这种对伴侣的高需求,就是婴儿在早期对妈妈的需求。


婴儿无法理解妈妈有自己的方式,有自己的喜好,有自己的事情。


因为婴儿在早期,无法把妈妈当成独立的别人。


随着足够的满足和恰当的挫折的共同作用,婴儿逐渐意识到,妈妈并不总是自己想的那样,就形成了妈妈是妈妈,我是我的区分功能,也就是分化。



03



在婚姻中,如果一方或者双方的心理状态经常退回到共生水平,就会感到非常孤独。


因为本质上,在他们的心理层面,他们并没有身处在关系里。


不过现实的婚姻是存在的,伴侣也是真实存在的。


这就能为在婚姻中的人,提供可发展可修复的机会。


走出共生,完成分化,真正地和伴侣建立连接。


这种修复的可能,需要启动个人的自我疗愈的动力和行动,部分地放下让婚姻、让伴侣来疗愈自己的执着,才能在黑夜里静候曙光。


修复的核心也是,增加对自己在关系中的反应的觉知,减少破坏性的反应,能够转化为促进行的反应当然是最好的。


在有问题的婚姻中,我们也会看到这样的现象:


既然你理解不了我,那我就收回对你的期待;


既然你不在意我,那我就离你远一些;


既然有你和没你一样,那我就当你是空气;


这依然是母婴关系的重复。


当婴儿投注了能量在母亲身上,母亲无法接收到,也无法给予婴儿它所需要的回应;


婴儿就会感到绝望,将投注不出去的能量撤回到自己身上,和母亲切断连接。


修复的发生,需要相同的剧情,不同的演法来实现。


img3



如果一个人重复了过去的关系,也重复过去对关系的反应,那么就只能在创伤中停滞。


关系里总会有挫折,但如果能意识到自己不再是婴儿,就会在觉察中提高自己对挫折的容受力。


如果太认同自己的婴儿性,就很难耐受不如意,放大痛苦,重温过去。


一旦从伴侣身上撤回能量,就切断了和伴侣的关系。


这种断裂感,就是人们所说的,婚姻中的孤独感。


很多时候,关系中的挫折,让人感到像过不去的坎儿,都是无法意识到自己太多的认同了婴儿性。


婴儿以结果定义母亲,成人以过程定义伴侣。


如果你尝试理解过我,虽然理解不达我意,我也能感受到你尝试过;


如果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,你不在,我知道你不是故意为之;


如果我想吃苹果,你给梨,给的不对,但也给了;


如果我说得够清楚了,你还是听不懂;

如果我正在难过,而你却视而不见;

如果我说我爱你,你却说肉麻……


我知道这些不是我的问题,而是你自己有一些关系的困难。


这是一种能够区分自己和对方的成人状态。


越能将自己与他人区分,越不会感到孤独。


IMG_256



04



婚姻提供了一个场,能让人在其中练习区分我和你,学习分化。


我们甚至需要在婚姻中体验到一些孤独感,来帮助我们学习分化。


感到孤独,不过是分化的代价。


一旦我们太恐惧孤独,就会想方设法拒绝体验到它,就失去了成为独立的自己的机会。


就像在婚姻中的人们,为了回避孤独感,拼力控制伴侣,以求让他们符合自己的期待,然而待在共生状态里,依然感到孤独。


少有人能在该分化的时候顺利度过。过去的重复会一再发生。


孤独感,是人存在的影子,是我们的一部分,人因为有它而完整。


因为恐惧,想要将孤独与自己分割,再扔出去,会制造更强烈的孤独。


从存在的角度来理解,一个人的一生中,必定有些经历和体验,无法分享。


在有些时候,没有人知道你是谁,你也不知道你是谁,这种独立于世界,独立于他人以外的体验,可能让人感到就像正在消亡。


然而,也正是这种坠入无边无际的黑暗,类似于失去连接的体验,让人有一次次的机会面对消亡感,甚至是空无感。


也正是在可怕的空无感中,能体认到自己并不是婴儿,并不会因为没有母亲而崩解。


穿越过黑暗,自我依然活着,我们才能安心地成长为独立的人。

IMG_256


2018年9月20日 10:26
浏览量:0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