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自己出发,修复心灵-生生不息心理咨询

从自己出发,修复心灵

首页    综合心理问题    从自己出发,修复心灵


在一些不同流派的成长类、治疗类的心理工作坊中,学员们无论从哪个点上开启心灵的探索,往往最终都会落在和父母的历史性关系里。一个人和父母的关系对一个人的命运有决定性的影响。有些人可能对这个事实依然心存质疑。我们并不需要面对质疑举证,让他们相信和接受。


如果你正在做心理咨询,如果你参加过类似的工作坊,如果你看过相关的书籍,并且以带着心灵体验的视角看待自己的今天和过去,你就会了解今天不是偶然。过去和今天的关系,就像埋伏着的地基和高楼的关系。



1


内在小孩,这个说法在多年的心理常识的普及之后,已经被大众理解。而且化繁为简,仅用这个名词——内在小孩,就能让大家知道,很多时候,我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感,我的意愿和意志都不由我决定,而由无法言说的某种力量牵引。这是潜意识。


潜意识浩瀚且复杂,它是一个巨大的心理版图,并不能用眼睛看见。对于大众来讲,使用内在小孩这个词,把潜意识拟人化,有利于理解和传播。这挺好的。




内在小孩,在不同的成人心里,是不同的面貌和性格。表面看上去独立精干的成年人,内在小孩可能是依赖纠结的。表面看上去自信爆棚的成年人,内在小孩可能是羞怯退缩的。表面看上去清心寡欲的成年人,内在小孩可能是贪婪疯狂的。

img1

成年人管理着不合时宜的内在小孩,把他放置在黑暗的笼里。对他说,乖乖地配合我,不要跑出来破坏了我努力打造的现在的样子。内在小孩并不会每时每刻都听话。当你和相爱多年的女友结婚生子,想要过上稳定的日子时,你居然鬼使神差地出轨了。当你奋力打拼的事业正要产生回报时,你的合伙人居然拆台溜人。当你全心全意给孩子最好的爱和教育时,你的孩子却得了抑郁症。


在人生的某些时刻,总有某种奇怪的力量,在破坏你想要的光鲜、顺意和希望。让你沮丧、痛苦和困惑。


如果你能够跟随这些反差的现象,进入自我的最深处,去搜索、探测、感知、查看,你可能会一窥自己的巨大且模糊的心灵版图。这就是你的潜意识。但是今天我不想用这个词,因为它让很多人感到难以接近和吃透。而且这个词也不利于我们对自己去操作一些什么。所以,在这篇文中,我改用内在小孩。



2


有一个你看不见的,不了解的小孩子,在有些时候,从你管控的笼子里像魅影一样飘出来,控制了你。


很多人了解到这一点后,开始通过各种方式以期能疗愈内在的小孩。学习心理学,做心理咨询,参加各种工作坊,都能对此有帮助。不过对一种人可能却没有太大效果。这类人学习再多,被治疗得再多,只是想获得内在小孩被修复的好感觉,并不愿意将获得的力量和智慧转化为自己的。学习变成了吃奶,课程变成了依赖的乳房。只想吃奶而已,是无法解脱的。


在我们把关注力放在内在小孩身上的时候,还得为它匹配一个内在父母。这意味着,我们要学习如何放下在外面去找好父母、好老师、好伴侣,以期滋养和扶持我们内在的小孩。为什么要学习如何放下?因为你所期待能给你这些修复能量的人,很可能他们的内在也有一个需要被修复的孩子。

img2

更重要的是,他们并不能替代我们。就像你为孩子找了个保姆,她能暂时行使照顾孩子的功能,但你才是孩子的亲妈。孩子和保姆的关系,并不等于你和孩子的关系。


每一个对成长,对修复自己有需要的人,都需要构建内在的父母。这个内在父母,能实质上重新养育我们的内在小孩。



3


某天傍晚,我在小区的儿童乐园看见两个年轻妈妈对孩子的不同反应。A妈妈抱着不到6个月的婴儿,让她的孩子玩滑滑梯。她把正在玩的小朋友都赶走,警告靠近的小朋友,她的孩子很小,必须要等她的孩子玩过了,才能轮到他们。B妈妈玩着手机,看见自己四岁左右的儿子正从滑滑梯最底处往上爬,厉声禁止,警告孩子赶紧让开,别妨碍别的小朋友玩。



A妈妈太想让自己的孩子和其他孩子一样拥有玩公共游乐设施的权力,无视6个月的婴儿根本不适合玩滑滑梯,看不见这么幼小的婴儿对庞然大物的恐惧。也无视其他孩子的权力。心中大概想的是,我有权力让我的孩子得到这些。

img3

B妈妈又太在意别人的看法,生怕别人认为她对孩子没有教养,无法观察她的孩子究竟在干什么,只是命令走开,别碍着别人玩。这个四岁的男孩玩的根本不是攀爬滑滑梯,而是享受在底下等待上面有人冲下来时,他能及时跑开,扭转可能的两车相撞的趋势。她没有看见她的孩子反复在玩这个游戏,没有意识到她的孩子正在玩的内容非常高级,非常关系,非常带有试验和探索的意味。她因为自己的焦虑,用一个禁止性的命令抑制了孩子正在运动的自发性。


这两个妈妈的反应,是内在孩子的反应吗?不是。而是内在父母的反应


以我的理解,在A妈妈小时候,她的父母忽视她,没有给她所需要的保护,不会为她争取应有的权力。她内在的父母无能,无法保护她。当她成为了母亲,要成为和内在父母相反的样子。随时想到如何保护孩子,让他不会丧失一分一毫的权益。把孩子体验为自己的替代物,让心中的父母的形象逆转为可以保护她的样子。A妈妈的反应,是与内在父母相反的反应。


B妈妈的禁止性态度,是禁止性内在父母的外化。一声呵斥,几乎是自动化的反应,没有停留一分钟观看孩子是否有自己的方式来应对。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孩子同样有以自己的方式玩滑滑梯的权力。

img4

成年人对待孩子、伴侣、自己,对待不同关系的反应,都来自内在父母的反应的影响。我们也许可以把对自己内在孩子的关注,转移到对内在父母的关注上。


顶着“父母”特定代号的人,究竟是什么人?我们会用不同人生阶段的眼睛看待父母。


在幼年时,父母是孩子所需要、所追随、所全心爱着的人。即使父母发脾气、犯了很多错,孩子都不会减少丝毫对父母的爱和依恋。这个时候的孩子是世界上对父母最忠诚的人。父母在孩子眼中也是完美非凡的人。


在青少年和青年时,孩子突然发现,父母老旧、平庸、啰嗦,孩子对父母身上的缺点有惊人的辨识力,一眼洞穿父母竟然不过如此。他们对光环依然渴望,但是父母身上的光芒已经黯淡。他们会把对光环的需求转移到偶像明星身上。父母在这个时候被驱逐出了他们的舞台。

img5



人到中年,生养孩子后,开始体会父母的不易。体谅、理解、接受父母的不完美通常在这个时候滋生。也有很多人到中年的人,内在的孩子不肯罢休,还会对父母有诸多抱怨、责怪。最大的痛苦就是,面对父母,在心里呐喊:你们为什么不能是我需要的样子?


于是我们就在各种心理学培训,心灵成长类的工作坊里看到他们的身影。


然而,如果我们能够静静地看着父母,以心灵的眼睛注视着他们,会发现他们只是普通人。他们没有光环,没有非凡的能力,甚至可能没有好的理解力,没有好的共情的能力。因为过往的历史,他们身上可能长满了刺。身为父母,爱孩子是天性。爱和刺并不矛盾。就像我们身为父母,对待孩子一样。我们也有我们的刺,我们也有我们的爱。


构建内在父母,是正视我们渴望的父母身上的光环其实是虚幻,抚平内在父母身上的刺,接受父母给予的爱。


让一颗有爱、智慧、平和同时也有局限的新父母的种子在我们内在扎根、生长。让他们温柔的陪伴着我们的内在小孩。


修复,从自己出发。




2018年9月20日 15:06
浏览量:0
收藏